你的位置: 网站首页 » 经典歌曲推荐 » 正文

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伴奏(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云飞伴奏音乐)

经典歌曲推荐 2021年12月26日 36 阅读

00:00

父亲的草原 母亲的河


你把小弟弟弄哭了

《父亲的草原 母亲的河》:

父亲曾经形容草原的清香

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从不能相忘

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

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乡

……

我也是草原的孩子啊

心里有一首歌

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

感人至深,发至心扉的歌词,令人泪流的旋律,打动的不仅是歌者,感染的还有场下的听众。那浑厚激扬,且具男中音磁性般的歌喉在舞台上空回萦。字字,吐露出歌词者的心声;音符,敲击着作曲者的心灵;旋律,拨动着伴奏者的心曲;句句,撩动着演唱者的心音;声声,撞击着听者的心弦。歌手双眼噙满热泪,观众热泪盈眼。歌手与观众的眼前无疑都出现了自己父母的身影,那样的感动着,温暖着。是啊,那是生我们,养我们的父母啊——

歌毕,全场寂静。片刻,掌声响起,掌声雷动,潮水一般,为歌者,为自己,亦为生我们,养我们的父亲、母亲鼓掌。

穿着时尚,青春靓丽的俊男倩女上台,很是热情地请歌手留步。男主持在一段很高水准的提问后说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,请问男嘉宾,当你的妈妈与老婆同时掉进水里,你是先救你妈妈呢?还是先救你老婆?”

此刻,不仅是歌手,就观众同时瞠目结舌。众观众心生疑:主持人怎么啦?是吃错药啦?还是脑被门板夹了。问了这么一个不着边的问题,现场一片安静。然而有欢笑声响起,可从电视画面看,观众面部毫无表情。我敢断定,所谓的笑声是放出的笑声带。

与其说是歌手不愿回答,倒不如说是歌手寻思该用怎样的词予以回拒“高智商”男主持的提问。短暂尴尬的他,只是傻傻一笑。“笑声”再次响起。

你很生气吗?你还在生气吗?可人家主持人全然不顾这些,不等男嘉宾回答,同样“高智商”的女主持穷追不舍地追问道:“如果只选其中一个,你选谁?是妈妈?还是老婆?”歌手张口结舌,如白痴一般不知所答,傻呆呆地看向两个“口齿伶俐,思维越来越敏捷,思想越来越活跃”的男女主持。

如果是名德高望重的歌唱家,如果是名深沉稳重的歌手,我想,他早就反问两个“高智商”的主持人了:这个问题,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的妈妈与老婆吗?

本想看一台高雅综合文艺晚会,以释放紧绷的神经,万没想到竟有如此倒胃,如此高智商的主持人,心没放松,却如此添堵。作为低智商的我,实不敢恭维,唯一的选择就是换频道。

这次换到一个少儿文艺节目。

唯美的舞台,唯美的灯光,唯美的背景,唯美的音乐,唯美的舞蹈伴随着儿童们天使般的翩翩起舞,祖国的花朵就那样灿烂般地炫舞着。儿童的心灵是天真无邪的,因此,他们的表演最真、最纯、最善、最美。

美轮美奂的舞台中央,一个男童声音稚嫩的领唱,集体群舞,欢天喜地的跳着《春天在哪里》:

春天在哪里呀,春天在哪里呀

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

这里有红花呀,这里有绿草

还有会唱歌的小黄鹂

嘀哩哩嘀哩嘀哩哩……

不等歌毕舞完,掌声四起,孩子们的表演是真的太可爱了。两位打扮得比小朋友还要“小朋友”的大哥哥,大姐姐将领唱兼扮相“小猴子”的小弟弟留下。大哥哥用“幼小”且嗲声嗲气的声调对小弟弟一段夸奖后说道:“小弟弟,咱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你。小弟弟啊,请问在你喜欢的人中,你最喜欢的人是你的爸爸呢?还是最喜欢你的妈妈呢?”

小弟弟低头不语,底下观众唏嘘声不断。

半蹲于旁的大姐姐接着同样嗲声嗲气的追问道:“那么请问小弟弟,如果只选一个人,你是选你的爸爸呢?还是选你的妈妈呢?”

小弟弟仍然低着头不语,定定地站在哪儿。他的思想从来就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吧,看着台下那么多的人,不知所措。俩个“可爱”的大哥哥与大姐姐还自认为是小弟弟不好意思呢,还在诱导,另一效应产生了,一声清脆的哭声从男童的口中发出。

两个傻头愣脑的大哥哥、大姐姐全然不理会男孩哭声的含义,只顾自己开心的指着对方调侃道:你看你,将小弟弟都弄哭了。然后大笑,还笑得前翻后仰。

眼前的一幕,我不仅笑不出来,除了愤怒的眼光,还有紧握的拳头。成年人不便评说,就幼小的儿童而言,作这样的测试,不仅是可恶,简直就是可恶至极。思维敏捷,智商特高,口齿伶俐的主持人,请问同样的问题,你敢对着自己的孩子,对着你至爱亲朋提出这样的提问吗?我想,你遭到的不仅是一口浓黏的口痰,还有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父亲、母亲的形象,在每个人的心中永远都是那样的神圣而值得终生的爱戴,而不容侵犯,而不可玷污。无论是儿童、少年、青年,哪怕是在成年人的心中,哪怕你漂泊到天涯海角,异国他乡,父亲的慈祥,母亲的慈爱都将伴随你远行,出现在你眼里,心里。就是在你做了父亲、母亲,你最懂感知、感恩永远都是生你、养你的父亲、母亲。


抱儿坐睡,一尊永恒的雕塑


林辉的奶奶对着父亲说:你都还是个孩子,怎么就做了孩子的父亲呢。

天惶惶

地惶惶

我家有个哭夜郎……

哭夜郎是谁?是所有诞生于世的新生婴儿,还是指这个叫林辉的小家伙。

白天,林辉在母亲的怀抱里,照着温暖的阳光,美美地、甜甜地安静入睡,睡梦中还时不时地泛起一些萌的微笑,算是感恩父母赋予的生命吧。他的每一个笑靥,都会获得母亲一个幸福的亲吻,如吸蜜一般,润心润肺,随口哼出优柔的摇篮曲,又是一阵热烈的亲吻。奇怪的是,每当夜晚来临,任由母亲怎样的摇哄,亲吻,林辉就是闭目哭闹,声洪如山轰响。唯有来到父亲的怀里,那是父与子的心灵感应?是两颗跳动的心跳在了同一频率?哭啼的林辉立刻会安静下来,犹如一只温顺的小兔。在安然熟睡于父亲怀中的同时,红红的小嘴还会不停蠕动,吹出小泡泡,粉红的小脸蛋又会不时地露出无意的笑靥。他就是用这样的表情回报着父亲的慈爱。抱着儿子入睡的父亲坐在哪儿,看似一件痛苦的事,可初为人父,年轻父亲那个喜悦与享受劲啊别提有多爽,目视熟睡的林辉,儿子如是一粒糖,早就含在了父亲的口中。

一个又一个的夜,父亲就这样抱着儿子坐着“入睡”,与儿子同入梦境,如一尊永恒的雕塑。

熟睡的林辉,温顺如兔的儿子,父亲摸着他在产房留有红印泥,如玉一般的双脚,年轻父亲突发奇想,该怎样记录下上苍赐予我宝贝儿子的成长呢?

咔嚓——一声清脆的相机快门声响起,就像敲下一个赋予生命的音符,林辉成长的经历就那样真实、鲜活地留在色彩斑斓的阳光下。从他一周岁每月一卷(12张)到以后每年一卷。那双留有红印泥的脚,开始珊珊迈步,摇摇前行,如兔一般蹦蹦跳跳,飞脚于绿茵场上,直至踏上人生征途。十八年间,父亲按下了多少次快门?敲击出多少生命的音符?那个个音符所谱出的人生乐曲,该是怎样的一段撩人心胸,荡气回肠,感人心怀的心曲啊。

看见一张张光鲜生动的照片,年轻的父亲感慨颇多,是啊,是儿子咿呀的发音,才发现语言的美丽与动听;是儿子珊珊迈步,才知道生命存在的意义与可贵;是儿子深情的呼唤,才知道做父亲的神圣与高尚;是儿子的真爱,才知该怎样报答父母的养育与感恩。

林辉每一段的成长经历,都印有一个父亲的影子。林辉长大了,父亲好似是自己也重新活了一遍。因此,作为父亲,他才感悟到每天东升的红日是那样的鲜红,碧蓝苍穹的天空是那样的深邃,浪花冲击海岸的是那样的雄劲,山间流动空气是那样的清新,大地万物生灵是那样的勃勃生机。不是吗?所有这些,都是儿子带给父亲人生一段一段,一程一程不可错过,不可复制,美丽如画的风景。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位父亲,林辉才享受来自于太阳的光芒,才有一个健康的身心,有一个思维活跃的大脑。

父亲在林辉的眼中,除了慈父,还是“朋友”。这样的林辉,无论走到哪里,无论走多远,哪怕在天涯海角,哪怕再寒冷的天空,哪怕再阴霾的天气,林辉的心里,都有一片属于自己明媚的阳光,那是父亲播撒的;再黑的夜,心里都有一盏明亮的心灯,那是父亲点燃的。


父亲那双微汗的手


华艳的父亲是为了女儿的出生而休了一个特别的假。待了一周,终于等到女儿预产期那天。年轻父亲脸上的笑容都不知该怎样形容了。是女儿过于调皮,还是太腼腆,不好意思见父亲,躲在母亲那隆起的肚腹,能抚摸到生命的蠕动,可就是听不到脆甜的哭啼。最终,父亲还是未等到女儿出生的那一刻,公司一件事关员工切身利益的大事非本人回去处理不可。于是,蓝天上的银燕从自己家屋顶的上空划过,看到机窗外浮云托起的红日,双耳忽闻从嘈杂城市中传出,不同于飞机轰鸣的特殊声音。是的,这种特有的奇异声,只有敏锐的父亲方可捕捉,令人热血奔涌,温暖无比,震撼一个年轻父亲的心灵,不仅向世人明示一个新生命的诞生,还慰藉一颗牵挂的心。女儿还是向父亲报喜了。

然而,襁褓中的华艳,从未感受过来自父亲的亲吻和拥抱。当她看见别人的爸爸都成天的陪伴在自己身边,得到了那么多的爱,可自己爸爸的“爱”只能用为什么来组成。为什么别的小朋友可以在爸爸怀中撒娇呢?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由爸爸陪伴搭积木,拼彩图?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由爸爸笑着牵着手来到校园门口?为什么别的小朋友的爸爸都能到校开家长会?想想自己,只能在电话里听到爸爸的嘱托声,有时也会问一声:爸爸,你怎么哭啦?是啊,爸爸留给自己的永远都是忙碌的背影,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每当自己生日的那天,睁开眼看到的定是爸爸送出,由妈妈转交的一份生日礼物。每次爸爸回家探亲,听到爸爸哈哈的笑声,扎人痒酥酥的胡须,讲生动有趣的故事,给自己修剪漂亮的手趾甲,爸爸的笑声享啊也享受不够,爸爸的笑脸看啊也看不够,常常是在梦中将爸爸喊醒,出现在眼前只有妈妈的身影,妈妈的手。

那是一个快乐的假日,妈妈终于带着华艳来到了爸爸工作的城市,尽管爸爸还是那么的忙,可艳华还是在“摩天轮”上同爸爸一道俯瞰了城市的美貌;同爸爸一道乘坐了惊险、刺激的“过山车”;同爸爸一道尖叫,欢笑着在“激流勇进”船中穿越;蓝色梦幻的水宫里目睹了从未见过的鲨鱼、水母;看与小丑杂技表演配合出现的海狮、海豚。原来父亲的笑也可以像孩子一般,这就足够了,因为在女儿的心中,原来爸爸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自己,就是离开,心却连在一起的。只是父亲的脚像永远不停歇的车轮,留下步步坚实的脚印。

人生最大的幸事莫过于儿女能理解父母的艰辛与付出。

当华艳由一个活泼快乐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准新娘站在红地毯上,最感幸福时刻是身边站着的就是自己最慈爱,最疼爱的父亲。那只放在父亲手心里的手,都能感受到来自父亲的体温,微汗以及微微的颤动。这双手,今天父亲要亲自交给自己愿意托付终身的男人手中,除了温暖,还有力量。华艳就这样近距离,满含深情地眼看着父亲,父亲的鬓角已添白发。瞬间,父亲高大的身躯,俊朗慈祥的脸庞,深邃慈爱的双眼,都让女儿倍感幸福的同时略带一丝心酸与愧疚,眼中噙满眼泪,握住父亲的手越来越紧了,一直就不愿松开。

平常与自己说话和在电话里听到父亲的声音,都是那样的幽默与诙谐。可今天父亲几乎是在哽咽中对一对新人说完满满人生祝福的。话简短,却句句撞击着女儿的心。因此,在给父亲、母亲敬完茶,鞠完躬后,女儿深深的拥抱了父亲,除了眼泪,还是眼泪。

那喝进父亲口中的与其说是感恩茶,倒不如说是喝进了女儿一颗永远感恩不尽的心。


无语相对 大爱无言


在山春的记忆中,父亲的脸永远都是那样淡定、严肃、冷峻。

父亲有一张俊朗的脸,特别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,永远都给人一种坚毅、自信的信念。这也成了山春不畏如何艰难困苦,都能毫不畏惧的坚持下去的理由。

那个月黑风高,风雨交加的夜。本就常受人嘲笑、讥讽、蔑视的山春,现又为一段刻骨铭心初恋的结束所付出了伤痛。想到恋人那决绝的表情,冲动一时的他,无论母亲怎样的劝告,怎样的阻拦,哪怕是苦苦地哀求都无助于事,手里的刀一定要插向一个人的心脏。

就在即将拉开门的那一瞬,一声清脆的咳嗽声响起。声音不大,却比天上的响雷炸耳。他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不用回头,都可感受到那双来自父亲令人生畏的眼,使他不得再迈半步,就那样稳稳地定住。本如火山一般即将喷发的岩浆,立刻就那样急速地冷却下来。

一个宽敞明亮,装修典雅的办公室里,高靠背的沙发中坐着一个沉思的人,他就是山春。他回想着,如不是父亲那声清脆的咳嗽声,冷峻的眼,紧闭的嘴,严峻的表情,如今坐在办公室里的就不是什么公司的老总,自己可能还是在某一监狱,一个还在服刑的囚犯。

是的,父亲的表情是冷峻了点,但那写满沧桑和坚毅的脸庞,永远都藏着一个字——爱!

奶奶告诉过山春,你父亲也是由孩童长大成人的。他有过欢乐的童年,也有过蔚蓝的天空,做过少年美好的梦。他曾勇敢且很坚定地对爷爷说过:“爸爸,等我长大了也读军事院校,发明好多新的新式武器,看谁还敢侵犯我们。”于是,他就那样勤奋的学习着,走路看书,吃饭看书,为的是实现心中的那个愿望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就是在下课与同学讨论一道数学题的时候,他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。

是谁帮他背回的书包,自己是怎样走回家的,他已恍惚不清。看着成天笑嘻嘻,乐呵呵,昨晚还同自己赶鸭进圈,今早还笑着同自己一道出门的爷爷,现在怎么就面无表情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了呢?不再看一眼儿子了呢?看着悲痛欲绝的母亲,听着哥哥、妹妹伤心痛哭的声音,他的脑一片空白,连哭都不知道了。就在他跪下给爷爷叩头,喊出那一声“爸——”的时候,他才知道,这是与父亲的人生诀别。

有人对父亲讲,人死不能复生;有人告诉父亲,时间将是医治伤痛的良药。父亲以最大的悲痛作为精神的疗伤,把父亲的爱变成了一种美好的记忆。谁曾想到,失去爷爷伤痛的影子还未从父亲心里隐去,那情同手足的哥哥又因下河游泳再也没有爬上岸。这样的打击,无疑是致奶奶于死地。背着奶奶,父亲哭得是昏天黑地。但是为了不给奶奶增加精神上的痛苦。一夜之后的父亲,就懂事了起来。欢笑不再有,他深知,这个家,除了奶奶,还有一个小自己两岁的妹妹。他现在是家中唯一的男子汉,他要撑起一个家。

突如变故的家境,与其说考验的是一个人坚强,倒不如说磨砺的是一个人的意志。凡事要自己掂量,凡事要自己拿主意。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包涵了一个爱字,爱奶奶,爱小姑。哪怕一个饼,一碗水,满足了奶奶、小姑,最后才是自己。他知道,只有自己多担当一点,奶奶才有一个笑脸,妹妹才会笑。奶奶、小姑的笑容写在脸上,父亲的笑却在心里。

这样的父亲,那表情严峻的脸庞,刻下了生活的坚强。

那年,山春外出打工。先是扛包,挖地基,拌水泥,挑砖头,从跳板上摔下,险些丧命,后拜师学艺,自谋出路,当起了小“包工头”,再后就是找关系,求人办事,喝酒送礼,装孙子,什么样的苦都吃,什么样的累都受。就是被骗,第一个梦想破灭,朋友的背离,山春都感觉天快塌下来,自己都撑不住,即将放弃的时候,他收到一笔为数不多,却是父亲汇来的款,随款寄来的还有一封信。信,是请人代写的,但字字句句都是父亲的心里话。读完信,想起父亲,山春的脸犹如父亲般凝重

最为意长的是父亲在信纸的后页,附了一页空白信纸,纸无字。苦思冥想的山春终于在一次晨练的时候恍然醒悟,原来只有小学文化的父亲寄出的另一张白纸,是要自己写回信的。那该是怎样的一封回信?写下怎样的字句?用自己的人生态度,用自己的实际行动。

那个不曾多言多语,永远都写着冷峻,坚毅父亲的脸,竟是山春人生奋斗的一种动力,一种坚不可摧的毅力,一种战胜任何困难的信念。

热血在澎湃,父爱恩如山。父亲对自己从来就没有热情的肯定过什么,称赞过什么,可父亲一个有神的眼力,胜过千言万语,父亲一个关怀的行动,就是精神的支柱。原来,无语相对的父亲,却是大爱无言啊!


叹息一声 欣慰抹泪

都说女人是水做的!

小溪是由滴水汇成的,大河是由支流汇合的,海是由河流汇集的。如将一个人的爱心比作海,那女人的心就是那深爱的海洋。

一个婴儿的降临,本是一个母亲期盼的实现,那也是做母亲最大的欢心。

可眼前的这个男婴怎么都能让母亲欢心不起来。她伤心地看着怀胎十月,一朝分娩却骨瘦如柴的孩子那张毫无血色且蜡黄的脸,一双无神的眼睛一翻一翻,睡觉不安,不时惊醒,小手舞动,是做着一个噩梦吧,正寻找安全感,喉咙发出嘶哑的哭啼,声声刺痛着母亲的心。饥饿的哭啼声,母亲读得懂,她迅速地将干瘪的乳头塞进儿子的口中。然而,没沾一滴油荤的母亲的乳房哪能挤出一滴甘甜的乳汁。含着如嚼蜡般的乳头,吸不出一滴奶汁,儿子的吼声更大了,儿哭,母也哭。作为母亲,深感“亏欠”怀中的孩子,除了紧紧的拥抱,就是不停的亲吻,滚烫的热泪印湿了儿子巴掌大的小脸。为了儿子能坚毅刚强的活下去,长大成人,母亲给他取了一个很硬的名字——建刚。

名字不能取代一个人的生活,再好听的名字,只要饿着肚子,哭是必然拮据贫困的家庭,除了冷清,就是建刚的哭声了。左邻右舍只要听到哭声,都知道是建刚在闹肚子。所以,大人们,小朋友们对建刚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只要你不哭,我们就给你吃的,就与你一道玩。

知儿疼女莫过于母。为了这个家,起早贪黑的父亲、母亲常常是饿着肚子去上班的。夜晚来临,在家盼望父母回家的姐弟俩,最高兴的就是听见父母回家的脚步声,最期盼的是看见母亲手中的黄纸袋,他们知道,纸袋中总有姐弟俩想吃的零食。

那晚,坐在屋里的姐姐,看见昏暗的灯光下,回家的爸爸、妈妈不是前后进门,分明看见的是母亲趴在了父亲的肩膀,是由父亲背着回家的。躺在床上的母亲,虚脱的脸庞如同白纸一张,奶奶端来一碗不知从何家要的一块红糖化成的糖水要妈妈喝下,可不懂事的建刚,哭着闹着也要喝。心疼妈妈的姐姐一下就将弟弟推倒在地。哭声,不仅是弟弟,还有姐姐,更有母亲发出微弱的声音。

那一推,双手抹泪的建刚被一个更大的哭声所掩盖,他是第一次听见姐姐这么大哭声,真的把建刚给吓着了,可懂事的姐姐在哭的同时又迅即将弟弟揽在怀中。是被姐姐那愤怒的一推的表情所怔住,还是被姐姐拥抱的举动而感到温暖,猛然间,建刚的哭声戛然而止,用一双“懂事”的眼看着妈妈的脸,心里隐隐地明白了些什么

有些事,是很奇怪的,姐姐的那一推,竟推出了一个小小的“男子汉”。

哭,不再属于建刚。不再要妈妈穿衣,不再向姐姐伸手,哪怕是在校被人欺负,他也不掉一滴眼泪;哪怕摔跤骨折膝盖打上夹板,他也不曾哼一声;就是工作错失一次本该是他涨工资的机会,他也独自解决。为的就是不想让母亲为自己过多的分心,更不愿看见母亲操心而再流泪。然而,所有的一切,无论儿子以怎样的坚强出现在母亲面前,他的一举一动都瞒不了母亲那双细心观察的眼。心虽很疼,她却也明白,只有这样,儿子才能叫建刚。只是母亲暗心疼的泪水同时,也流下了欣喜的泪水。

儿子将第一个月的工资化作一瓶酒,一瓶护手霜呈现在爸爸、妈妈眼前的时候,父亲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般地看着儿子,母亲则泛起笑脸的同时,用手欣慰地拍着儿子的肩膀,一行热泪洒在碗中。当然,流泪的不仅是母亲,还有心爱的姐姐,姐姐颈项围了一条鲜艳温暖的围巾。

自认为长大成人了,万没想到,就是在儿子做了父亲,在妻的面前,母亲每每提及过去,还是要抹一把辛酸的泪后,才会欣喜的叹息一声,再抹一把欣慰的泪。


那是妈妈的泪花


谢林在同小朋友一道玩“老鹰抓小鸡”的游戏,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身后响起,先是一愣,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就那样的大哭起来,外婆以为是谢林被人欺负,跑出来一看,大声的叫了起来,急切地喊道:林林,喊妈妈,快喊妈妈,那就是你的妈妈啊!

抱着儿子的妈妈,嘴里一直重复着一句话:林林不哭,妈妈再也不离开林林了。然而,妈妈在谢林心目中还是个“骗子”,因为妈妈总是在自己睡觉后就不见了,他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。可同样让谢林弄不明白的还有,总是在自己熟睡的时候,被人弄醒,睁眼看见的又是妈妈的笑脸。是该哭,还是该笑,自己内心都很矛盾。其实,气也好,喜也罢,两行眼泪就那样的流了出来,还印满了来自母亲双眼的热泪。

那日,谢林又同一群小朋友正办着“家家”。本来是很高兴的一群小鸡、小鸭般的孩子们,吵吵闹闹的欢叫唤着,突然,一个小朋友对“伙夫”的谢林说:林林,你的妈妈怎么又不要你了呢?谢林的笑脸一下停住,忽然大声力争:谁说我妈妈不要我了,我妈妈到很远的地方工作去了,她还要带我去玩呢,你的妈妈才不要你了。话虽这样说,可还是委屈地哭着跑着去找爸爸。

鼻涕和眼泪同时挂在脸上,看着受“委屈”了的儿子,父亲用手绢将脸擦干净,笑着说道:谁说我们林林的妈妈不要林林了,看,这是什么。林林知道,那是一封信,是妈妈写来的。坐在父亲膝上的谢林,听着由大哥哥一字一句地念信。信的内容谢林似懂非懂,只是从哥哥的口中常听到儿子的声音,刚才还喜笑颜开的哥哥此时的声音有点发颤,二哥却在不停的摸眼泪;刚才还热烈拥抱,笑声朗朗的父亲,将自己抱得更紧了,谢林不说不动,静静地听着哥哥读信的声音。当信回到父亲的手中,不识字的谢林,指着信纸上那些模糊的痕迹问父亲:那是什么啊,父亲声告诉林林,那是妈妈想你洒在纸上的泪花。

儿子怎知,长长的字里行间,除了有妈妈想表达的言语,更有妈妈长长的思念。

读完信后,两个哥哥开始给妈妈写回信。谢林呆呆的不知在想什么。父亲蹲下问道:林林,在想什么呢?谢林的眼中全是泪水,父亲的一句话,像是开启的一道眼闸,泪滴珍珠般地往外涌。父亲明白儿子的心思,再想开口,谢林伤心地对父亲说:爸爸,我想妈妈了。父亲很是心疼的将谢林抱起的同时告诉他:想妈妈了?你可以像哥哥那样给妈妈写信啊!这样,在父亲那双温暖大手的紧握下,谢林写出了人生的第一封信——写给妈妈的信。

“亲爱的妈妈:您好!好久不见您了,近来一切都好吗?我们一切都很好,请不要牵挂。妈妈,只是,只是我好想你啊,爸爸说你过年就会回来的,是真的吗?妈妈,我……”信是爸爸口授的,字是爸爸握着小手写下的。

看着那歪歪斜斜幼稚的字体,千里之外的母亲岂止是眼泪,心都快碎了,唯一慰藉的就孤独寂寞不再怕,再苦再累也不怕,因为妈妈兜里总装着儿子的来信,还要念给那些没有收到来信的人听,一封信看一遍,二遍,三遍……笑一遍,二遍,三遍……泪流一遍,二遍,三遍……


三声约定


仙妮,不用问,这样的名字一定是母亲取的,因为仙妮的妈妈生就貌若天仙。小时候的仙妮妈,同院的人都说仙妮妈是只春天的燕子,随时随地都会发出欢歌笑语,欢快地跑出屋,欢快的飘进家,自然也被大伙称为百灵鸟,早有人预料,这丫头长大不得了,不是当歌唱家就是个舞蹈家。然而命运并不如人所料,幸运没有垂青于她。是怎样荒废逝去的年华,自己都说不清楚。上苍没能打开她艺术的天窗,却也关不了她热爱艺术,追求美的梦幻。最终将自己的梦想寄托在未来的宝宝。这样,只要一有闲暇时间,她就会不停的唱,她就会不停的舞,那也是一个人的天赋。

当有一天,她发现自己快要做母亲的时候,那久盼的希冀终于升起。一个新生命的孕育,将是自己新的寄托,唤起母亲怎样的一个新生活与更加美好的憧憬。

男孩就叫宏敏,女孩就叫仙妮,那哪是一个人的名字?简直就是母亲的一个的梦魂。孕期的母亲,煎熬与快乐并同着。妊娠所带来的呕吐,哪怕是五脏六腑都要吐出,只要想到腹中的宝宝,哪怕是吃了再吐,她也强忍着再吃。十月怀胎中的痛苦与难熬,都化着祈盼美丽到来的那一天。

都说音乐可以开启人的智慧。就是宝宝还未来到肚子里的时候,年轻的妈妈都为(他)她规划好了一切。大脑想的,眼睛看的,耳朵听的,都是有关健康、成长的事。当宝宝住进心房的时候,一切的一切即将变成现实,除了阳光,就是微笑。无怪有人说,孕期的妈妈最漂亮,孕期妈妈最美丽。

感谢上苍的恩宠,上帝如愿的赐予她一个心爱的女儿。梦想就由一个妈妈去编织,就由这个叫仙妮的女儿去实现。这样,母亲哪怕是少添一件心仪的时装,哪怕少买一瓶化妆品,所有的疼爱与呵护都化作了舞蹈鞋和一把提琴。然而,上帝在还以人夙愿的同时,也有不公的时候。是生活的捉弄,还是命运的不公,一场看似微不足道的“感冒”,却要女儿付出一生顽强的抗争。

生命保住了,可上帝为仙妮关闭了雅致的童音,一场美丽的人生梦就那样的破灭。现实的残酷与命运的不公,没有让一个母亲畏惧退缩,追求与坚强并存,辉煌不是用眼泪换来的,梦幻阻止不了一个顽强妈妈的行动。女儿发不了声,可女儿有一双灵巧的手,有一双秀美的腿和脚。

除了老师,妈妈成了仙妮的陪练。冬跳三九严寒,夏跳高温酷暑。天道勤酬,回馈给仙妮除了掌声,就是鲜花。

那是仙妮去参加一个大型的舞蹈比赛,仙妮与妈妈约定,如果获得了第一名,她就在电话上敲三下。

仙妮临走的时候哭得像个泪人。母亲没有哭,一直拥有一张微笑的脸,她除了要给女儿热情的鼓励,就是要为女儿树必胜的信心。女儿这是她第一次乘飞机,第一次离开家,第一次离开母亲,她是要去实现人生的一个美丽的愿望,为自己,亦为母亲。

然而,为女儿所不知的是,此刻的母女分离,是母与女的生死离别。紧抱怀中女儿离去的那一刻,犹如将母亲的心抽空一般,以至于不敢看女儿的脸,女儿登机的挥手是由父亲完成的。

人的心是肉长的,爱一个人的心是用钢铁铸就的。女儿由海选,到初赛,进复赛,电视上的每一个画面,都深深的印进母亲的脑海;牵动母亲的心,那心灵的慰藉是什么针药都无法代替的;女儿进入前三名,刚从昏迷中醒来的母亲,寻找的也是电视画面。

有梦,都可以实现,都可以开花。

当三声电话听筒敲击声响起,父亲将电话放在了母亲耳旁;三声再次敲响,母亲的脸没有露出,也无力再露出人生最后一丝笑容。母亲眼睛的双角只是流下一滴晶莹的泪水,那也是眷念亲人,疼爱女儿,欣慰的,最后的,人生生命的一滴眼泪。


……

我也是草原的孩子啊

心里有一首歌

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


喜欢唱歌的朋友点击了解《零基础学唱歌视频课程》,老师一对一声乐指导,因材施教,快速提升唱歌能力!

猜你喜欢

学唱歌教程

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: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新留言
学唱歌入门视频教程